尋找設計的問題
Paul Ng

今次展出的物品,大概沒有多少人知道設計師是誰。如果沒有這些物品的出現,港人的生活習慣也大為改觀。沒有紅燈罩,街市的魚檔肉檯勢必黯然,鮮肉也為之失色。沒有大大隻字、逐頁撕的月曆,公公婆婆會覺得數日子很麻煩?沒有豬仔錢罌,我們的童年是否會充裕些,像時下青少年般有更多閒錢可花?大多數人皆以為這些物品僅供使用。誰知每件物品都是無言的訊息,無語地互動,我們用它之時,也受著它的擺佈。它們不單改變了我們的生活與習慣,也改變了我們的思維與心態。

一直以來,許多設計師都認同他們的主要工作是解決問題;由是觀之,今次所展出的每一件展品都可看作一個解決問題的方案。不管大家對這些方案滿意與否,只要這些方案存在,問題仍然存在,當大家習慣了老問題及其解決方案後,目光給轉移了,只集中於更急需解決的問題上。有紅白藍尼龍袋,便不用擔心用甚麼廉價行囊盛載回鄉物品。有塑膠不求人,便預了靠自己。有即時解決問題的方案(Instant Solution),生活中確是免去不少煩惱,方便如即食麵,平價如Clip Art,大家暫且停止尋找更完善的方案。

從前本地產品的製作人大都不以設計師自居,更不會刻意地建立甚麼風格與品牌,他們著重於解決一些較切身的問題,以適應市埸和生活需要。當香港生活指數還是偏低時,我們努力地做OEM(Original Equipment Manufacturing),為國外的訂單賣力,市民有需要時,也生產無花無巧、以功能為重的用品。這種思維確曾給香港帶來可觀的進賬,大量價廉物美的用品以供使用。當香港發展成一個高生活指數的社會時,許多地區做OEM比香港來得廉宜,我們無以為繼。有人開始提出ODM(Original Design Manufacturing), OBM (Original Brand Management), 以至OSM (Original Strategy Management)。今次展出的物品中,許多都是香港特有,形成有異於國際風格的本土趣味,那不是ODM嗎?至於OBM,即使在多年以前,那個廠商不重視招牌字號、商譽口碑?對於有助經濟發展的方案,港人一向都勇於嘗試,趨之若鶩。這些年來,香港的設計取向也愈趨全球化。為甚麼汲納那麼多外國理念,新興口號後,近年的表現還是停滯不前?原因和我們過份注重眼前利益不無關係。在潛意識裡,平、靚、正是港人的生產模式,甚或生活要求,既不願意付出高價以優化生活與文化,當然也不會作較長線的投資。現在,我們也開始嘗試做OSM了,但不管生產冠以甚麼名堂理念,骨子裡, 還是即時回報。

當波子棋升格成Game Boy,紅雙喜火柴進化成塑膠打火機,魚蝦蟹轉型為六合彩睹波的時候,老問題早已轉化變種,衍生出新問題。人們在解決了生活基本的衣食住行後,許多要求已不再是生活必需,而是心理所需。心理作用的愛惡喜好,往往隨著外在因數而改變。設計所涉及的問題,已不止於產品本身的功能和外觀,也涵蓋了物品所包含的意識形態和生活文化。

許多人以為本土設計不如外國。若以為這是設計師能力上的高低,視之為思想文化上的差異會更為恰當。自六十年代以來,公屋內外的顏色運用,比西方後現代主義的色彩模式更早出現。結果是:我們「娘」、「老套」,人家前衛(avant-garde)、有品味。問題肯定不是因為外在的色相,而是內在的構想與相對的關係。類似的色彩組合,本土的和廉價居往環境掛鉤,外地的和創新思潮並行。許多設計師努力追隨國際潮流所趨,著眼於功能與造型,卻忽略了設計潮流往往植根於思想文化。不了解不同文化社群的心理,我們的設計又如何迎合人們未來的需求,又如何做OSM。

當本地生產不再低廉時,我們只有創造更美好的東西。甚麼是美好?問題太複雜了!對於大多數的消費者來說,那是簡單不過,除了功能所需外,其他就像情人眼裡的西施,喜歡就是喜歡。為甚麼喜歡?那是多年來的耳濡目染,長年累月的生活文化薰陶而成的感覺。那不是喊喊口號,一時大力推廣之下便跑出來的東西。問題不單在創意工業和設計教育,更關乎人文科學與基礎教育。要妥善解決問題,不能再依賴即時解決問題的方案,而是需要長時間的內外調和。優質的設計,不單是設計師的個人創造,也反映著人們對理想生活的憧憬與追尋。